214万年前,巫山人就生活在有茂密森林,山下有纵横的河流的环境里,河两岸为宽阔的旷野,有大片的草原和湖沼,他们创造了自成体系的史前文化,这打破了关于人类起源于非洲,这种世界科学界的主流观点,从而证明现代中国人系本土起源。

巫山人,我国迄今发现的中国最早的直立人,比元谋人大30多万岁。他们生活的那个年代,青藏高原还在急遽抬起中,长江三峡尚未形成,他们在半封闭的森林、河流环境中,开创了一套全新的技能,从依赖天然工具发展到了依赖自制的石器工具进行生产劳动获取物质生活资料,进而走出洪荒,跨过了猿类的门坎。

自然环境孕育着文明,也让巫山泉在复杂的地质结构中自然冲刷,又从裂缝中渗透,它们历经上百万年的埋藏与演变,地下不断净化和磨砺,向上涌起喷薄而出,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者,也是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源泉。

从巫山,我们改变了我们对中华文明起源的理解。我们过去常常认为黄河流域是中华文明唯一的发祥地,但是,我们现在知道了,长江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另外一个源头。如果黄河是中华文明的母亲的话,那么长江就是中华文明的父亲,在这200多万年里,人类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一直在巫山繁衍生息,人类的文化在这里没有出现断层,并走上了开创文化以至文明的身体结构与思维能力的双重进化之路。

从东方文明起源地巫山,人猿揖别,从巫山泉原生性,百万年地藏,走向四方,这都只是刚刚开始。